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连环罪:心理有诡 > 完本感言赠短篇一章

完本感言赠短篇一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完本感言(赠短篇一章)
  《连环罪》到今天为止就结束了。
  说实话,青苔还是有些不舍的,可是总得要往前走的,无论是朱毅也好,舒逸也好,还是现在的欧阳双杰,他们都只能够代表着过去。
  首先,青苔在这感谢酷读网的编辑老凌,和山水美女,他们给了我很多的指导与帮助,其次,就要谢谢一直以来支持青苔的广大读者们,你们的支持,让青苔坚持到了最后。
  当然,一本书总会有完结的时候,而且网络小说,因为有更新的限制,在创作上自然严谨什么的会有这样那样的缺陷,其中也会有不少错漏之处,望大家海涵!
  希望你们以后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青苔,新书我就不在这儿广告了,大家可以去我的微博看链接,青苔的新浪微博“网络写手墨绿青苔”欢迎关注。
  最后,祝大家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!
  赠送一个短篇,作为小礼物吧。
  《恐怖小说》
  墨绿青苔
  1失约的晚餐
  江天合上了书,长长叹了口气:“怎么没有结局?”我微笑着说道:“没有结局本身也是一种结局,那样能够给你更多的想象空间。”江天叹了口气:“或许你说得对吧,只是这样的书看完以后让我觉得很压抑,所有的一切都还是个谜,让人揪心。”
  我掏出烟,递了一支给江天:“曲歌今天晚上请吃饭,让我通知你。一起去吧,想知道结局,你不如直接问她。”曲歌是个美女作家,和其他美女作家不同的是,她是写恐怖小说的。我给江天看的就是她的新作《恐怖小说》。
  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,但布局却很别致,悬念叠生,引人入胜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如江天所说的一样,没有结局。
  江天突然问道:“朱哥,你有没有觉得曲歌这本书里的女主人公很象她自己?”我楞了一下,他这么一说倒还真象。江天继续说道:“书中写的也是一个女悬疑作家,同样的恋爱受挫后患上了抑郁症,同样的在朋友的鼓励下走出了阴影走上了写作的道路,而她的好朋友同样是一个警察和一个心理医生。我总感觉这本书就好象是她自己的自传,唯一不同的是,书里的女主角在遇到几起诡异事件后神秘的失踪了。”
  江天说完,象是又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小说的最后一章‘失约的晚餐’就是说女主角约了好友准备一起吃晚饭,但却没有出现,从此杳无踪影。”我笑道:“好了,别对号入座了,你们做警察的,就喜欢胡乱推理。反正一会就见面了,你直接采访她吧。”
  可令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我和江天准时到了“重庆小天鹅火锅”,等我们把菜都点好了,曲歌都没有出现,回想着江天下午说的那一番话,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曲歌不会真的也失约了吧?
  看看表,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钟头,江天看上去也很着急,他说道:“给她打个电话,问问她到哪了。”我掏出电话拨打过去,却是冰冷的声音传来: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!”江天焦急地问道:“怎么样?打通没有?”我摇了摇头:“再等等,或许她的电话没电了。”
  那晚曲歌一直没有出现,我和江天后来又等了半小时,最后也顾不得吃饭,便匆匆忙忙地赶去了曲歌的家。她是孤儿,现在住的这个小一居室还是去年在我们的怂恿下买的,虽然不大,她却布置得很温馨,我们都能够感觉得出,她是个热爱生活的女孩。
  我们敲了很长时间的门,没有反应。
  我和江天那晚一直在她的家门口坐到了晚上十点多钟,其间又拨了很多次她的电话,也敲了很多次门,可还是没有等到曲歌。
  2奇怪的邮件
  曲歌就这样如同她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,人间蒸发了。
  我和江天曾经想过是不是想办法打开她家的门,进去看看,但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,毕竟我们虽然是玩得很好的朋友,也没有这样的权利。或许曲歌只是临时有什么事情出了远门,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重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这是我对江天说的话,我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。
  日子还在有序地重复着,不知不觉曲歌失踪已经有一段日子了。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后来我和江天一直没有再提起曲歌,好象我们都一直在刻意地回避这个话题。
  这天晚上,我整理完学会要的论文,便准备给欧阳教授发去。打开邮箱收件箱里的一封未读邮箱让我楞住了,发件人竟然是曲歌。
  这小妮子,终于舍得和我们联系了。我按捺住心里的欣喜,拿起手边的电话就准备给江天打去,再想想,等看看曲歌说了些什么再打给他也不迟。看了看邮箱的发送时间,就是十几分钟之前。
  “那双眼睛仿佛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盯着我,那目光凌厉而冰冷,耳边又响起了那些声音,从模糊,继而开始清晰,那是预言,也是诅咒。我常常在这样的夜里被惊醒,再也不敢入睡,因为,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,看到的竟然全是血光……”
  这竟然就是曲歌发给我的邮件的全部内容,这段话很熟悉,我确定我在哪里看过。
  这时我的目光落在了曲歌的那本新书上,对,这是在这本书里,那是女主角遇到第一件诡异事件时的心理描写。我翻开了书,找到了那一段话,竟然一字不差。
  现在是晚上十二点半钟,说实话,在这样的时候突然看到这样一封电邮,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恐惧。我抓起电话翻到了曲歌的号码,打了过去,我想问问她为什么要发这样一封电邮给我。
  电话里响起了回铃声,她果然开机了。可她却没有接电话,我再次拨打过去。
  就在我认为她可能不会接电话了的时候,电话接通了,不过听筒里并没有传来曲歌的声音,而是杂乱的金属音,就象是通话受干扰时听到的声音一般。我挂断了电话,重新拨打过去,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!”
  怎么可能?我再一次拨打过去,那机械而冰冷的声音还是坚强地重复着那句我觉得不可能的话。
  我内心的恐惧开始蔓延开来,我甚至开始觉得也有一双眼睛在某处用那凌厉而冰冷的目光盯着我,耳边也隐约听到了呢喃的声音。
  “江天,睡了吗?”我给江天打了个电话。江天“嗯”了一声:“这都几点了还不睡?”我说道:“你能来我家一趟吗?”我的声音有些颤抖,江天仿佛也感觉出来了:“朱哥,你怎么了?”我说道:“你先过来,来了再说吧。”
  3故事的情节
  我听到有人敲门,可望着书房外的一片漆黑,我却没有勇气挪动脚步。我是个心理医生,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很强大的,可现在我发现我和平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,在遭遇诡异的事件时,那种恐惧感同样的无法抗拒。
  手机响了,是江天打来的。“朱哥,是我,江天。我都敲了半天的门了,怎么不开啊?”我忙说道:“我马上就来,你,你别挂电话。”我一边保持着和江天的通话,一边鼓起勇气走到了门边,先把客厅的灯给打开了,然后才打开门,让他进来。
  江天进了门,我们才把电话挂上。他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:“你怎么了?脸色那么难看。”我没有回答,而是拉着他向书房走向:“来,你看看这个。”到了电脑面前,我点开了曲歌发给我的那份电邮,江天仔细的看了一会,然后说道:“这段话不是她小说里的吗?”我点了点头,他又看了看电邮的发送时间:“她回来了?”
  我说道:“不知道,我看了电邮便给她打电话,第一次电话通了没有人接,第二次响了很久的铃,终于接通了,不过里面却是一片杂音,我以为是信号不好,挂断了重新打过去,竟然提示是空号。”
  江天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显然不太相信我说的话。
 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,拨打曲歌的号码。免提是开着的,里面传来的却是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了电话已关机。”他说道:“你刚才是不是听错了?”我发誓我没有听错,而且当时我确实以为自己听错了,还重新又拨了一次,还是一样的结果。但事实摆在面前,我咬了咬嘴唇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  江天又看了看电邮,然后说道:“这个曲歌,在搞什么鬼?朱哥,这一定是她的恶作剧,不过看来她应该没什么事,我们也总算可以放心了。”
  他从书桌着走了出来,坐到沙发上:“朱哥,你是不是这几天工作太忙了,没休息好?瞧你这脸色,白得吓人。”我摇了摇头:“我确定刚才我真没听错。”江天拿起我扔在茶几上的烟点上一支,他说道:“可刚才你也听到了,明明提示是关机。”我说道:“嗯,我听到了,所以我才觉得有些恐惧。”
  江天笑了:“朱哥,你是不是恐怖小说看多了?”他明显还是不太相信我的话。我说道:“今晚你能不能就住我这?”江天见我真的害怕了,他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吧,反正现在也晚了,省得来回地折腾。”
 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江天已经走了,昨晚他就说过今天他的早班。天亮了,我的恐惧也因为这白昼的到来而渐渐平息了。洗漱以后我便去了医院,今天我的门诊,最好不要迟到,不然主任那张马脸一定能够拧出水来。
 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江天打来了电话,我明显感觉出他的声音不太自然,微微有些发抖,就象我昨晚一样。“朱哥,你在医院吗?”他问道。当听到我肯定的答复后,他说道:“你在医院门口等着,我马上来。”他甚至都没等我多说一句话,便把电话挂掉了。
  我在医院门口等了十分钟,他的车就来了,他向我招招手。
  上了车,他扔给我一本书,我看了一眼,就是曲歌的那本《恐怖小说》。我问道:“怎么了?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他长长地吸了口气,象是在尽力平静自己紧张的心情:“你看看第一个故事的情节。”
 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女作家年轻时遇到的一件诡异的事情,当时她的感受就如电邮里对小说的节录一般,而最终那双眼睛是缘自一个老乞丐,老乞丐在跟踪女主角几天后离奇地跳河自杀了……
  我不解地望着江天,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急急忙忙地找到我,又让我看第一个故事情节,他轻轻地说道:“今天早上我们接到报案,一个老乞丐跳河自杀了,而在他遗留下的乞讨的钱钵里,有一张照片,你知道照片里的人是谁吗?”我想我应该知道,但我却选择了摇头。江天说道:“曲歌!”果然是她,这竟然也与小说的情节是那么的吻合。
  4诡异的短信
  见我半天没有说话,江天点了支烟:“现在我相信你昨晚的话了,这件事果然透着诡异。”我轻轻问道:“曲歌那照片上也只是一个背影?”江天点了点头。我又问道:“你还没有把照片上的人是谁说出来,对吧?”江天叹了口气:“是的。”
  我点上支烟:“你想怎么办?”他轻轻说道:“去她家里面看看吧。”这一次我没有再反对,我的心里也充满了疑问,或许在她的家里,能够给我们的疑问找到一个答案。我“嗯”了一声,他发动了车子,向曲歌家开去。
  江天是有备而来的,他竟然带了一把万能钥匙,没费多大的劲便把曲歌家的门给捣鼓开了。这是一个不足五十个平方的一居室,进了屋里,隐隐有一股霉味扑鼻而来。
  屋里很暗,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。
  江天走到了窗前,把窗帘拉开,阳光射了进来,空气中悬浮着流动的尘埃。屋里的桌椅上都积满了灰尘。曲歌失踪到今天整整二十天了,看来这二十天来这屋子一直没有人来过。
  房子虽然很小,但布置得很紧凑。客厅的阳台被设计成为了一个开放式书房,平时那就是曲歌工作的地方。小书桌上曲歌那红色的笔记本电脑还在,而且并没有合上,我突然发现竟还是通着电的。只是屏幕和键盘上已经垢满了灰尘。“江天!”我叫道。这时江天正在客厅里仔细察看着,听到我的叫声赶紧跑了过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